Sunday, October 18, 2009

臭charlie。。。



臭charlie...
跟你没仇咧。。。
你竟然叮我。。
叮了我背后又叮我脚。。。
脚那粒又感染到另一边又种。。
哇老eh。。。
真的是要崩溃了啊。。。
你。。
真是好事不做。。
坏事做尽的。。。
害得我们每天都得搽花露水才能睡觉。。
去到哪都怕。。。
去冲凉刷牙都会看到你。。。
拜托啦。。。
pls。。
离我远去吧。。。。。
不想再看到你。。。。

无题 2

昨天回芙蓉。。
还以为只是去聚居老队友。。
比划比划一下套路而已的。。
怎知。。
我被叫去表演了。。
(for礼拜的全森校际武术竞标赛的)
我的腰还没好。。
又要再次忍者痛来打了。。。
上次是在体育考试。。。
这次又来。。。
看来这次的腰伤都不知腰伤到几时了。。。
差不多好点了又弄回。。。
一个运动员。。
最讨厌的就是受伤了。。
一受伤。。
什么动作都做不到。。。
既简单的踢腿也做不好。。。
看着队友们一个个进步了。。
自己却停在原点。。。
甚至于退步。。。
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