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9, 2009

第二天的中六课。。

刚放学回到家。。
今天是我们六个去普中的第二天。。
竟然开始上课到四点。。
真是累。。。
去到就周会。
还好没太阳+老师们都不长气。。
周会说的东西。。
你现在问我。。
我langsung没听。。
发生什么事都不懂。。。
(@.@)
过后就张小华的数学课。。
他就一直。。
are you ready??are you ready.........
数学actually很容易罢了的。
他就做几题给我们看。。
又在说。
极容易是不是??(我们知道容易啦,不用一直说的吗。。听了都能背你的台词了咯。。)
哈哈。。
过后就muet。。
我们的'老虎麻'教。。
我们六个第一天上他的课。。
中四,五时是他的学生。。
他就很有成就感将说我们是他的学生。。
(因为就只有我们几个是而已。。)
他就说他的教学法啦。。这啦那拉。。
她是教我们speaking。。
就叫了几个学生去speakspeak下。。
结果有个看稿来说。。
给他讲了几下。。
突然间。。
在没防备下。。
他突然叫我名。。
就是因为我在毕业时又出了名。。
他认识和记得我的名了。。。
要我出去speaking哦。。
糟糕。。
我的英文酱烂。。。
都不懂要怎样说哦。。。
就应着头皮出去。。
introduce我了就没东西说了哦。。
他就叫我说my wushu life。。
要说整天都说不完啊。。
这个就给我换话题带过了。。
哈哈。。。
过后。。
经典在这。。
他竟然问我在我心中他是怎样的老师。。
看他今天心情好。。
就觉得应该可以shoot他吧。。
我就说:
你是个very straight的老师。。
他:我很straight吗??
我:yaya。。very very straight..
他:怎样说呢??
我:功课的答案一定要是对的答案。。
错的不行。。
不懂的生字又得找字典。。
我们上你的课都怕。。
他:(问全班)我有说答案要一定对吗??
我:废话,我们不一样就中骂。。不懂的答案没人出声就说我们是聋还是哑??(心想啦,没说出来,不然后果。。。。。)我就没出声。。。
他:spm英文成绩呢??
我:3B。。
他:建昌,你的英文什么成绩??
建昌说A1.。。
他:(问建昌)是不是我那时捉到你很严??一直纠正你的错误,所以你才有这样的成绩??
建昌就点头。。
他:做么把袖子放下来??
我:很冷啊。。。
他就重头到尾就捉我的错误。。
shoot了他后要说好话嘛。。。
然后不懂怎样说到我说我懒惰。。
是他把我变勤劳的。。
遇到不懂字都会去请教字典。。。。
哈哈。。
过后拖拖下他的节就过了。。
下课。。。
下课时间真是闷。。。
都不懂要去哪。。。
看报纸又给人看了。。
他们是在看到太慢了。。。
乌龟爬到终点了他们还没看完。。。
等到都不耐烦。。
没耐心等了。。。
干脆不看。。
下课完就上了eko,pp和am。。
真是闷啊。。
老师教什么又不懂。。
我们miss了很多。。
要努力追回才能明白。。。
中六的课没那么容易就能明白哦。。
给我的感觉就像慢行地折磨。。。。。。。